首页 > 文学文化 > 正文

小金顶寺游记
作者:刘洁   发布时间:2019-11-14 15:45:23   来源:

零零星星的冷雨不甚大,但仍阴得很重。浓云低低地压在天空下,一块块、一团团,或青、或灰、或绛红、或黯紫,像说不上名目的一群怪兽在轻霭霾雾间互相挤压重叠沉浮升降,冷得浸骨的雨星星点点洒落下来,打得水塘...
零零星星的冷雨不甚大,但仍阴得很重。浓云低低地压在天空下,一块块、一团团,或青、或灰、或绛红、或黯紫,像说不上名目的一群怪兽在轻霭霾雾间互相挤压重叠沉浮升降,冷得浸骨的雨星星点点洒落下来,打得水塘里的荷叶一片沙沙作响。满是潦水的道路已和道边渠塘几乎连成一片汪洋,冷风催送着愁波涟漪,远瞭霰雾凄迷,近处微波粼粼拍岸,去年的残芦败苇菅草枯茅和今春疯长的野草长蒿都在凄凉地瑟缩抖动。道边色泽斑驳的柿树、白杨,沉甸甸直垂到地的杨柳,枝叶躯干都湿漉漉的,一阵哨风掠过,五颜六色的叶子不甘寂寞地顺风一扬,又无可奈何地纷纷坠落,浸入道路车辙的湿泥寒水之中。
 
此时正是2018年春寒时节。上午刚过十点,我们一行人乘一辆轿车沿蜿蜒向南的道路疾驰,直趋太山庙乡朝拜小金顶寺院。路上有积水,车轮辗过之处泥水四溅,路上的车辆驰行如风,一晃而过,道旁行人根本无法细辨,给这肃杀荒寒的寥天野地平添出一份喧嚣。凤凰坡小金顶寺院地处太子山西,其形极像只欲展翅飞翔的凤凰。有诗云:太子山前凤回转,丹凤朝阳铁翅扇。龙凤相交系前缘,凤舞九天住神仙。故称凤凰坡。太子山似龟背曲如长蛇,一带山岗突兀而走,南北衔东河水,西临。登岗顶东眺,河岸水柳交错相倚,十里河水蜿蜿蜒蜒尽收眼底。东河水从西院外东南一泻而去,极目处还能看见半突在水中的孤山丘。北望太子庙遥遥相对,仿佛矗立在烟波浩渺的云雾之中。
 
隔窗远眺,但见千沟万壑的原野都缓缓后移,苍溟溟的天穹下村落萧索,灰濛濛的杂树林一片一片接陌天际,远处极目处像褐色的淡霭散雾,近处掠窗而过的树林中都是荆棘杂草丛生,鸦巢高悬,群鸟在乱坟中无望的嘈鸣着,翩起翩落觅食,只有隔堤处残草斑斑的农田中可见阡陌界碑相连,田中小麦约可三四寸高低,在猎猎冷风中波伏抖动,深绿的秀色给这荒寒寂寥的原野略添几份生机。漫漫无垠,坦荡辽阔的寥天野地,千沟万壑纵横迭伏拔起,车上望远,一线地平直接天穹,道旁衰草在寒风中瑟瑟颤抖,一株株落光了叶子的白杨,枝桠摆动着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已是肃杀荒寒得使人心里发噤。一座山门在沉黑苍暗的天穹下灰蒙蒙矗着,远处高大灰暗的寺院墙横亘东西,雉堞上、墙面上斑驳陆离黯红的苔藓,被销蚀风化的墙面都看得清晰。隔玻璃远远看见巍峨矗立的殿宇,汉白玉八层石阶上的倒厦三楹朱红大门。
 
车已缓缓停下了。我推车门下来,鞋子立刻半浸在水里,脚底下透心泛上凉来,浑身一个抖擞激灵,倒觉比气闷污浊的车厢里精神一振。觉得又有几点雨珠落在脸上、脖子里。我抹一把脸,撑伞向大步走去。虽然眼前的景是春寒风凉雨潦,但是毕竟是春三月了,在雨幕中依旧万木葱茏,满山壁密不透风的长青藤叶子已变成墨绿色,间或盘结的蒿藤虬根蜿蜒依旧苍劲有力,山门远近分层的石榴槐杨榆柳树已是碧幽幽绿丛丛,密密匝匝的树林像一带微紫色的霭雾绵延到远处,不时有成群的麻雀、乌鸦、老鹳之类的鸟翩起翩落觅食。偌大的寺院,虽是笼在暝暗雨幕之中,但丛树密林连绵夹着苍竹老桧黑柏,仍显得气象峥嵘,一改心目中万木萧森间红瘦绿稀的模样。不远处广场一座三楹二层歇山顶黄琉璃瓦重檐斗拱的门楼矗立于此,山门吊斗画拱罘罳,雕甍插天飞檐突兀,十分壮观。殿墙殿房栉比鳞次,宫墙上黄琉璃瓦罘罳铜马兽头都映在雨雾之中。门楼是正中镶嵌一块泥金黑匾,写着四个大字“道法自然”;城楼上正中悬挂两块蓝底金字匾额“凤凰坡”、“小金顶”,檐下吊着四盏硕大的白纱宫灯,在风中凄凉地晃着,却是阒无人声,盘龙华表中间两扇朱漆铜钉大门洞开着。
 
只听庙里隐隐传出鼓钹诵经之声。登石级而上,进院中,只见院中绿树成荫。因为年深月久,殿宇的石基上斑斑驳驳都是暗红的苔藓,还有不知名的藤蔓绿叶茂密杂生,无声地沿着墙基缠绕,在袅袅料峭春风中丝丝颤抖着低吟,仿佛要向人们诉说什么。灰暗高大的城墙,阴森森黑沉沉,暗红和鲜绿的苔藓布满老城砖上,斑驳陆离,给人一种诡异神秘的压抑感,锯齿一样堞雉上荒草和春草并生,逶迤向远处绵延,远处无垠的原野,深绿的麦田一直接到天际。

十四年前我来到此地,这里原是一片榛莽蒿野之地,长草荆棘遍野,密不透风的黄蒿灰菜苕帚野茅长得人来高,甚至齐房檐峥嵘杂生,几间破房残垣都掩得风吹草低才得半露萧瑟,瓦砾废园荒寒,野鸡野兔出没其间,长草连天野坟连陌,还听说亦时时昼日见鬼见魅的,等闲人宁可绕道,也不敢随意独身穿行这块阴森之地。但今天来重游故地,我几乎已经认不出它了,经过近几年当地政府打造旅游景点文化,几度曲画精心修葺,不但旧貌尽复,而且道路拓宽、硬化、绿化、亮化,沿山门西的残垣已经全部拆平,厚厚的腐草层铲除得干干净净,混凝土掺嵌鹅卵石的石径蜿蜒曲折向前延伸,正中一条的水泥甬道都用石牙镶边,甬道直北是新建的仿古殿宇,轨制倒也并不十分高大,左右中都是三楹殿门,碧瓦金粉,墙面丹垩一新。殿西侧垛的砖像小山一样,石灰坑料浆热气腾腾,有的殿宇和庙墙都没有修整齐整,看样子是要大兴土木修整扩建。座殿中门南是一座人来高心大石鼎,鼎前的香灰足有囤子来高。我隔门向殿中窥望,也是香烟袅袅缠绵,因为天暗,却看不清爽,但觉帐幔旗幡层层遮盖,供着几尊神像,宝相庄严绰约可见。倒是楹上联语是新挂上的,黑漆木的镏金大字特别醒目:神光流移万载呵护苍生福田何遗漏,灵风追抚四方恤佑黎庶善念如应响。一笔钟王隶书十分潇洒精神,却无横额,无题头亦无落款。殿前丹墀下两口贮水大石缸,甬道中间的香炉石鼎齐全,正中一张硕大的香案上摆着文房四宝,笔架镇纸,墨玉印台,上头明黄袱面,供着错金嵌玉,龙盘凤绕的红柱,都幔在黄纱绛帐中,给人一种神秘庄严的感觉。
 
转脸向东看,庙祝住的小屋门前摆着一张四脚撑的方桌,小屋小得像个土地庙,窗上还贴着张黄裱纸告示,桌上摆着纸笔,桌前还有个功德箱,显见是为建庙敛钱的。往里走,远远便见龙吟风啸,碧沉沉郁苍苍一大片茂林修竹,郁郁丛篁拥着一所两层楼阁的游客休息室,我随众人循超手游廊迤逦进屋,便闻室内麝兰喷溢,暖香袭人,便觉浑身温馨如置春风。楼内文窗窈窕,琼帘斜卷。简易的竹椅、板凳、小茶桌、饮水机样样俱全,一溜七开门的书柜中图书琳琅,琴剑瓶炉枕簟屏帷,处处井井有条纤尘不染,因见两位老人正专心致志对弈,没人说笑,几位游客在一旁观战,这盘棋己经弈至中盘。一阵凉风掠窗而来满壁间字画被吹得簌簌作响,隔窗望去,此时云暗天低,越显得寺院里丛树幽深,水碧苔滑。我们踅过休息室向北,但见甬道一旁一色的常青藤、菖树和蔷薇刺梅,蔓牵虬结搭成花洞,两边花篱外都是丛丛灌木,阴森碧幽幽遮天蔽日,四周静得鸦雀无声,只草间偶有春虫嚁嚁,听来反而更使人有一种寂寥和神秘的感觉。从月洞门进入,穿过一带花藤密密编织的花园,再向西,沿竹林小道逶迤约行,出来又穿一带老桧林子,一片绿得发黑的老马尾松林,半遮着一片庙舍,便是课房。走进过庭大门,朱漆铜钉上狴犴辅着衔环俱全,这是一排青砖卧顶的庙舍,院里一色水磨石砖漫地,从西到东绵连直到隐没在浓绿婆娑的篁竹中。这是出家人平素宴息之地,装修十分精致。我们徐步而来,但见绣阁参差、文窗窈窕、循廊曲折,一路珠箔湘帘,瑑钩斜卷直达殿房。到超手游廊尽头,见外厢朱漆柱门日都用木雕花隔,廊下挂了五六个增匾,迎面门额上红底金字裱着“凤凰福地”四个字,不知出自谁的手书篆字,虽不十分上好,腾蛇钩曲也有一番情趣。以此园为中心,但见到处浓绿油碧,或夹道绿黄色泽斑驳,或虬枝古藤盘结,或塔松翠柏漫路,一时又见疏朗,此坊过了彼亭又来,在阴晦苍暝的天空下仍不失绝佳风流景色。说笑间我们从便门进了,园子里正在施工,以入门甬道为界,南边竹树茂密楼亭相映,道路蜿蜓曲径通幽,北边却到处是料堆灰坑,有的地方挖着地基,有的地方搭着脚手架在砌墙,灰浆水泥满地都是,看上去甚是淆杂无章。我们绕过施工地,不远处就是大雄宝殿楼,此楼占地并不大,约可三亩多地,这是个上亭下殿的规制,殿中分祭拜和休憩两部分,周围配盖有厨房、斋房、沐浴室,依殿筑成,浑然一体,上边亭顶飞檐翘翅、亭柱、亭外楼轩栏杆,井地下墁铺的都汉白玉的,冰雕雪砌般晶莹洁白。登楼凭栏眺望,西岭叠翠碧苍,东坡岚气含黛云岫横亘,寺园南边,万木葱茏,竹树掩映,廊庑衔接,寺阁参差,俱在烟色水光中若隐若现,北边还在修建,向东向西,一望无际的是郁郁碧树,亭阁楼榭,桥坊廊轩,铺落有致向前延伸,或峥嵘或亭秀或小巧或巍峨,矗立在雨色迷蒙的天空下若隐若现,绰约婀娜,各展姿色,让人目幻心迷,美伦美奂,藻华清郁,感觉什么丹青妙手也难以形容。

我们一行人踅过寺院东角门,进了天井,但见满院铺的都是水磨石砖,正殿前几棵银杏树都粗可怀抱,黑碧乌油。我们随步散漫进殿,但见中间释迦牟尼塑得丈六法身,垂手屈指,都是新装的金身,垂目悲悯宝相庄严,观音、普贤、文殊、地藏四大菩萨侍立在侧,也都体态庄重慈祥微笑。正面壁画绘着五百阿罗,天花缤纷间俱各垂坐,有慈眉善目者,有开怀敞笑者,有沉思不语者,有面目狞恶者,有张发怒目者……都约可盘子大小各带光晕,工笔彩绘各个栩栩如生。下面护法金刚倚在菩萨侧畔,都是五色装颜,水金沥粉涂彩却是胎骨法身。游目两厢,是木莲救母故事,但见满壁流云间,宝旌,缨络,云车,四大天王手执华盖、琵琶、降愿杵、九环锡杖、流云托多宝瓶,神将、仙人、进贡童子、四值功曹、六甲偈谛、罗汉菩萨,衣带天风叱咤降魔,下面绘黯黑地狱、种种无常、鬼判、难人、炮烙、油鼎、骷髅数珠,江洋血水间鬼魅挣扎,或金碧辉煌,或阴森可怖,错落纷繁,克塞满墙。在阴晦雨空中看去,异样的诡异寸神秘。一个个面目狰狞,威猛无比。我被这森严的气氛威震慑得有些心颤。但见鼎炉里香烟袅袅,硕大的熏笼和鎏金珐琅鼎中紫气腾蒸,昏暗的薄云下,偶尔一群乌鸦啄食着地下什么,见我们过来,唿地飞起,在天上翩翩盘放直落不定,给还寂寥的寺院略添了一点生气。群殿供奉有四大天王、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海等诸神。只见壁画上普天星相黄风滚滚遮天暗,紫雾腾腾罩地昏,托塔天王李靖掌帅,哪吒太子前部先锋,五方揭谛调兵,计都星君随后峥嵘,太阴星君精神抖擞,太阳星君照耀分明,五行星君皆是豪杰,九曜星君最喜相争,元辰星君子午卯酉,个个都是大力天丁。五瘟五岳神将东西站,六丁六甲天兵左右行。四海龙神分上下,二十八宿密层层。角亢氐房为总领,奎娄胃昴惯翻腾。斗牛女虚危室壁,心尾箕星个个能,井鬼柳星张翼轸,轮枪舞剑显威灵。一尊尊一个个停云降雾临凡世。大殿中左中右墙壁上更是油画缤纷,只见壁画上一天瑞霭光摇曳,五色祥云齐飞,白鹤声鸣九皋,紫芝色秀千叶,中间现出数尊神仙,相貌昂然,神采奕奕。一位位神舞虹霓幌汉霄,一个个腰悬宝箓无生无灭。走入大殿,只见那里,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瑶台铺彩结,宝阁散氤氲。凤翥鸾翔形缥缈,金花玉萼影浮沉。上悬挂着九凤丹霞帘,下摆放着八宝紫霓墩。西天佛老,菩萨,圣僧,罗汉,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十洲三岛仙翁,北方北极玄灵,中央黄极黄角大仙,五方五老,五斗星君,上八洞三清四帝,太乙天仙,中八洞玉皇九重,海岳神仙,下八洞幽冥教主,注世地仙,送子娘娘等等,各路大小尊神,一应俱全。那壁厢油画上寒风飒飒,云雾阴阴。旌旗飞彩,戈戟生辉,滚滚盔明,层层甲亮,大悍刀飞云掣电,楮白枪度雾穿云。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摆列;青铜剑,四明铲,密树排阵。弯弓硬弩雕翎箭,短棍蛇矛挟了魂。扬砂走石,乾坤黑暗,播土飞尘,宇宙昏黄。只见二朗神君塑像,仪容清俊,相貌堂堂,两耳垂肩,天目有光。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甲,缕金靴,盘龙衣,玉带团花紧束,腰挎弹弓,手执三尖两刃长枪。后墙壁上画有半天中有祥云光五色,瑞蔼千重。如来佛祖,八尊菩萨,四大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十一大曜,十八伽蓝,两行排列。
 
我不禁叹道,十四年前还是荒凉不成样子,如今竟然成如此规模,不容易。此时,课房中的《金刚经》已诵到尾声“……一切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南无金刚藏菩萨……南无喝罗怛邮,哆罗夜耶,怯罗怯罗,俱住俱住……。但见殿里们上午诵课已毕,各自肃然振衣礼拜退出。
 
 寺里的钟声!……寺里传来撞钟声,只是离得太近,少了些悠扬沉浑的韵味,却是十分洪亮。接着便听齐声诵经声,钟声木鱼间似歌似吟,颇能发人深省。再往西已到寺的尽头,这里景致迥然不同,也没有什么看头,一色的混凝土叠石块围墙,石色旧暗,上头苔藓满布,老葛缠藤,满墙都是青草萋萋,像一龙灰绿相间的龙蜿蜒曲矗在山坡上,有点“城春草木深”的味道。
环顾四周,遥遥望着隐晦的苍穹,它的半边已掩在西山孤高的峰峦之下,天更低了。此时已经到了中午,远处村舍中霭霭的炊烟升起,阴雨中还有一群一群的鸟鸦翩翩起落,静谧中给人一种美的感觉。
 
在回去的途中,我不住地回首望着巍巍寺阙,不禁脱口赞叹:大气凤凰坡,壮哉小金顶!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朝观云雾绕峦 夕赏落日飞霞 ——云阳白行村游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南召 —— 南召县惟一重点新闻网站
网站首页 | 南召概况 | 新闻中心 | 政府在线 | 招商引资 | 特色经济 | 南召旅游 | 南召美誉
充话费送彩金 澳客彩票 棋牌游戏送彩金38 澳客彩票 新UB机器人 易迅彩票送彩金 澳门银河官网送彩金 澳门银河官网送彩金 博彩送彩金38元 微信pk10算账机器人